愉見財經:從寧波銀行財報,看見金融向善的力量

    2020-04-25 14:05:25

    在固有認知里,銀行只是資金中介,在商言商追求經濟效益。但近年來,這一概念已需要被重新詮釋和補充。

    對公,銀行們主動將更多信貸資源,傾斜給了實則對風控能力要求更高的中小微企業、普惠金融領域;對私,銀行們善用金融科技賦能,俯身做服務,從消費者切實需求出發改革業務流程,如今銀行的零售產品和服務已經變得更方便又個性化。

    再到一場疫情突襲下的“患難見真情”,更是讓人們對銀行的認知多了暖意。

    疫情下,舉寧波銀行為例:從其剛剛發布的2019年年報及2020年一季報中可見,截至3月末該行已為3.5萬戶小微企業放了91億元的“免息貸款”;以及已向疫情防控相關企業提供39億專項再貸款、支小再貸款19億元。

    此外,寧波銀行還聯合寧波市商務局,向涉外企業投放專項貸款100億元,幫助企業穩經營穩發展;以及聯合寧波市經信局向區域內規模以上工業企業、寧波市小微企業園入駐企業和園區經營主體、寧波市工業投資(技術改造)市級項目名單的企業、疫情防控企業四類企業投放100億元專項貸款,幫扶制造業企業穩步復工復產,恢復發展。

    同時,作為一家法人機構和社會的一份子本身,寧波銀行也在第一時間捐款1300萬元,馳援湖北抗擊疫情。

    寧波銀行是金融抗疫力量中的佼佼者,提供的專項貸款也遠超城商行平均值。但該行并非孤例。

    據中銀協數據,截至4月11日,全國各銀行業金融機構合計信貸支持已超過24200億元,捐款23.48億元,捐物1533萬件,為企業防控疫情、復工復產提供支持。其中135家城商行、民營銀行提供疫情防控專項授信達5902.07億元。

    如此這般的信貸與資源投向,尤其是低息乃至如寧波銀行的91億“免息貸款”,站在“資金中介”的純然商業邏輯上必然不成立。但是,正如寧波銀行董事長在年報致辭中所言,這股子金融力量,卻恰恰是“銀行發展初心”。

    而這顆“初心”,便是服務實體經濟。

    銀行根植于實體,服務于實體;沒有實體,整個金融業都會是無本之木。而銀行的專業,則是社會金融資源的配置器、金融服務的供應商:

    既是,把資源冗余效率低下部門(比如儲戶)的資金,通過專業風險管理和風險定價,搬運給資源稀缺效率高企的部門(比如需要擴大生產的某實體企業),從而在總量不變的情況下,獲得更多的社會產出;

    也是,在金融資源出現配給不平衡或臨時性失調,比如中小微企業貸款難貸款貴、或諸如疫情造成部分企業經營困難時,進行資源再調節。

    我們需要這樣的金融“搬運工”和服務者。

    以寧波銀行為觀察樣本,其具體又是怎樣做的呢?從財報中亦可窺見一二。

    上文提及的該行為3.5萬戶小微企業發放91億元“免息貸款”,源于該行自2月10日率先推出的“抗疫情,送關懷”主題活動,為小微企業提供最高100萬元、免息一個月的優惠貸款。

    3月起,該行還在這項金融舉措上在疊加推出“助企業復工,送驚喜好禮”活動,活動已向小微企業發放總計25億元的優惠貸款。

    此外,不止有3.5萬戶小微企業從寧波銀行拿到了“免息”貸款,就惠及防疫企業的再貸款及支小再貸款的共計58億元投放來計,在財政貼息后,這些企業平均實際融資成本不到1.35%。

    同樣是從2月10日起,寧波銀行對疫情防控相關的企業推出專屬優惠:票據貼現在指導價的基礎上,專屬優惠20BP;結匯業務在結匯買入價的基礎上,再優惠50BP。

    據悉,自疫情發生以來,寧波銀行密切關注小微企業受影響情況,通過業務經理線上訪客,及時了解企業動態、經營困難點和金融需求,第一時間作出響應和支持,并保持線上渠道暢通,及時回應各類業務咨詢,及時受理各類業務申請。

    看過寧波銀行這些年來財報的讀者,都曉得寧波銀行有個外號叫“三好學生”:經營穩健、風控得當、資本效率高。經歷過這次疫情后,該行或許又可以多得一個“三好”:疫后助萬企的政策好、產品好、平臺好。

    這里提三個細節。

    第一,早在1月29日上午9時,寧波銀行就正式在全國范圍內啟動“疫情防控企業收付匯業務綠色通道”,承諾兩小時內完成匯款。某疫情防控物資生產企業負責人說,正是通過銀行寧波的綠色通道,他們可以迅速辦理收付匯,更有效率地投入到抗疫行動中。

    第二,疫情期間部分原材料價格下行,鄞州一家服裝輔料公司計劃購買一批棉紗,但資金不足。寧波銀行業務人員獲悉后,向公司推薦“線上快審快貸”產品,并給公司授信200多萬元,目前企業已提款200萬元,解決了燃眉之急。

    隨著資金到位和工人陸續到崗,這家企業產能已經快速恢復。該企業負責人表示,“線上快審快貸”這產品名稱里有兩個“快”,實際使用中的確評估審批非常快,可以線上申請、全自動審批,而且最長授信達10年,無還本續貸,因此是幫扶像他們這樣的小微企業的有力工具。

    第三,寧波銀行服務的外貿企業較多,而外貿企業的金融需求有其特殊性,包括外匯頭寸管理等。疫情一方面使匯率產生波動,另一方面又使這些企業的工作人員不便外出。

    貫徹寧波市先后出臺的“穩外貿12條”“穩外貿新10條”等政策,支持外貿企業渡過難關,寧波銀行向外貿企業提供便捷的金融工具,還為外貿企業量身定制涵蓋開戶結算、貿易融資、跨境投資、匯率避險的綜合金融服務方案。其中“外匯金管家”是寧波銀行打造的外匯業務專業平臺,通過這一平臺,企業既可以做貿易結算、也可以做外匯交易,外貿企業們通過平臺極速收匯款、開證、融資、自助托收、自助出單,還可以進行外匯交易的掛單成交、夜盤成交等,足不出戶就完成了各類外匯業務。

    抗疫之外,就寧波銀行2019年經營表現來看,從數據中可以看到該行持續加大資源傾斜,將小微企業、民營企業、制造業和進出口企業作為服務重點,發揮銀行專業優勢,為客戶提供綜合金融服務,為客戶創造價值。

    從客戶數的增長可以看出金融服務覆蓋面的擴大。截至2019年末,寧波銀行有企業客戶38.17萬戶,比年初增長29%,個人客戶1384萬戶,比年初增長26%。

    資產方面,截至2019年末,寧波銀行資產總額為13177.17億元,比年初增長18.03%。年報中稱,資產總額增長的主要原因是該行以服務實體經濟、踐行普惠金融為責任,不斷加大貸款投放。

    數據表現可以印證:截至2019年末,寧波銀行發放貸款及墊款占資產總額的比重從年初的36.87%提高到38.71%,提高了1.84個百分點;對小微企業的資源傾斜,從票據業務中也可見一斑,2019年,在寧波銀行票據融資中,小微企業客戶數突破1萬戶,占公司所有貼現客戶的75%。

    2019年末,寧波銀行錄得各項貸款5291.02億元,比年初增長23.31%。從其中占大頭的企業貸款來看,該行優先支持制造業、戰略新興產業,并將民營小微企業作為服務的重點對象,切實加大對企業貸款的投放力度,進一步提高服務實體經濟的質效。期末公司企業貸款總額3049.85億元,比年初增長23.44%,占貸款和墊款總額的57.64%。

    負債方面,寧波銀行立足“以客戶為中心”的理念,以用戶思維積累普惠客戶群,以高效聯動拓展核心客戶群,以敏捷迭代實施產品升級,為更多客戶創造價值。這同時也增加了客戶粘性,推動存款增長。截至2019年末,寧波銀行存款總額7715.21億元,比年初增長19.30%。

    在一些市場評論中,金融向善的邏輯與公司本身經營的商業邏輯,似乎是兩條線索,甚至有時候背道而馳。前者被認為是某種干擾經營效益的:“讓利”。

    像寧波銀行這樣兼容了社會責任與經營效益、既能葆有“初心”又能快速發展,是否是一種偶然呢?

    美國有一個“多米尼400”社會指數,選取了400個既有經濟效益又有社會效益的上市公司;聽說在中國,也有人嘗試做過類似的指數,也把社會效益列為重要因子而生成“義利99指數”。結果是,“多米尼400”指數一直跑贏“標普500”指數,“義利99指數”同樣跑贏滬深指數。

    寧波銀行的股價,PB估值也長期領跑上市同業。

    撥開層層表面現象,社會效益與經濟效益這兩條邏輯或許本身相輔相成。

    先說一句大道理。如上文所說,金融業本身并不直接創造財富,真正創造財富的是實體經濟。這不是一場博弈論,而是“共贏共生”的局面,銀行們只有服務實體,才有長期賴以為生的源泉。實體如“皮”、銀行如“毛”,長期來看,只有皮健康毛才能光亮。

    再說幾個小現象。大家有沒有發現一個現象:當銀行業穿越經濟周期,進入實體經濟低速發展時期,那些在高速發展周期時曾風光過、或是在表外創新百出的銀行似乎曇花一現了,而多年來戰略有定力、深耕實體的老實人贏了。

    這幾年實體經濟有所放緩,再疊加疫情的影響,銀行傳統存貸業務不好做,靠什么維持穩健經營——靠傍大企業?已被證明利差收縮、越來越難,且與中小銀行并不“門當戶對”;靠“高收益抵補高風險”,抬高貸款定價?這條路子并不適合傳統銀行業,且已有些銀行不良率居高不下。

    業績背后真正的基本功,也許還要落到最為本源的“客戶基礎”:這家銀行到底有多少實實在在的客戶?銀行是否足以深耕這些客群?客戶質量如何?產品和服務對客戶的黏性如何?

    老實的銀行長期耕耘實體,足夠貼近客戶、了解客戶,為客戶創造價值,也與客戶同成長。“雙贏”是水到渠成的結果。其實回歸本源才是穿越周期最好的方式,這樣的銀行,在近幾年的經營不會波動明顯,業績也會勻速上行,不良率保持業內低水平,且會帶著相對厚實的撥備覆蓋,穩健發展。

    一如股份制銀行梯隊中的招商銀行,水落石出時才更明顯地看得出其靠零售長板帶來的內驅力,就好比前兩年當一眾銀行都為息差快速收窄犯愁時,招行的息差壓力天然就不大;也如城商行梯隊中能堅持以“大銀行做不好,小銀行做不了”為經營策略,以“支持實體、服務中小”為經營宗旨的寧波銀行。

    2019年年報和2020年一季報顯示,寧波銀行2019年全年實現歸屬于母公司股東的凈利潤137.14億元,一季度實現歸屬于母公司股東的凈利潤40.02億元,不良貸款率繼續保持在0.78%。

    (摘自《愉見財經》)

    在线aav片线 - 视频 - 在线观看 - 影视资讯 - 爱赏网